走進筏子溪 ─ 和荒野保護協會一起淨溪

走進筏子溪 ─ 和荒野保護協會一起淨溪

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九月 13 日

走進筏子溪 ─ 和荒野保護協會一起淨溪

文、圖 │ 何沁樺、李映蓉
受訪者 │ 螃蟹(謝國發)、聖甲蟲(楊政穎)
照片提供 │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
日期 │ 2020年10月(溫度60期)

週六早晨,太陽才露出半張臉,肩上背著包,雙腳踩著還沒睡醒的腳步走到台中筏子溪畔,在城市裡的人都還在睡覺的時候,這裡已經聚集了一群默默守護台中河川的荒野志工,騰出週末的休息時間來參與淨溪。點了點人數,一行人如母雞帶小雞般起步,準備前往東海橋下的河岸撿垃圾。淨溪儀式開始,手拍三下,戴上手套、拾起鐵夾,開始這場和溪流的邂逅。

近看筏子溪  其實不太淨

參與淨溪的志工老少都有,有的是大學生好友群,有些是在學校教書的教師團,還有一個男生特地從外縣市過來,為了追求淨溪團裡的一個女生。有人是固定常客,不只自己來,長期下來還號召了幾十個親朋好友來過。問他為什麼會固定來當淨溪志工,他想了想,也沒想出什麼原因,只說:「做就對了!」

走一趟淨溪才知道溪裡什麼都有。最常見的是一次性塑膠垃圾,不只汙染溪流,也隨溪流沖進大海,對海洋生態都是嚴重的破壞。奇怪的是竟然還有枕頭、床墊、行李箱,甚至是汽車、人形模特兒,這些大型的垃圾就這樣躺在溪裡,不知道過了多久。記得神隱少女裡那個來泡藥浴的腐爛神嗎?當千尋拔出一根釘子,其實是腳踏車把手的時候,所有的垃圾都傾洩出來。原來淨溪真的是那樣的感覺。

淨溪志工的身影(荒野提供)

你見過嗎? 筏子溪的美

以前的筏子溪,常有人在溪畔上垂釣,在水上划竹筏,所以大家稱她為「筏子溪」。整條溪流伴隨台中盆地的開發,如今成為貫穿台中市的河流,不論是開車或是搭乘高鐵,只要來到台中就能看見她的身影,可以說是台中的第一片風景。

在筏子溪流域內有許多台灣原生種植物,苦楝花、欒樹的枝幹昂揚,溪哥、毛蟹悠游其中,又如保育類的台灣八哥、彩鷸和草花蛇,在各個河段都看得到,在下游段甚至曾經看到石虎的蹤影。最強勢的植被象草雖是外來種,卻也提供魚類與鳥類躲藏的絕佳場所。到了冬天,也給了許多冬候鳥棲息的環境,白鷺、蒼鷺、高蹺鴴和黑翅鳶都來到這裡,畫下最絢麗的一片生態奇景。

流域內有許多野生動物活動棲息(荒野提供)

許多都市型河川經過整治工程,會在兩側河岸與下方河底覆蓋水泥,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三面光,留下光滑的水泥表面,自然棲地也被破壞光光。筏子溪離都會中心比較遠,流域附近人口少,過去在整治的時候,市府選擇以保留原始地貌的方式進行,野生動物因此保留了棲地,也讓我們能用原始的方式親近溪流。

找回河川自然無瑕的尊嚴

現代人與河川的關係是脫離的,即便我們生活空間相近,卻很少親近、交集。

其實,淨溪並不是為了要澈底清除河床上的垃圾,而是拉長與河川相處的時間時間,讓這些照顧河川的辛勤身影響更多人,進而開始關注河川環境,啟動善待環境的念頭。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將筏子溪當作一個環境教育場所,讓民眾主動關心河川、親近河川、走進河川,希望藉由舉辦固定淨溪的活動,陪每一個人以實際行動的方式去探索河川被汙染的樣貌,了解垃圾從何而來,進而為自然環境付諸心力,並且持續地做下去。

淨溪也常常撿到大型的廢棄物。(荒野提供)

看似生命力旺盛的筏子溪,其實早已有許多說不出的哀愁。工業區的廢水、社區排放的汙水、我們隨手一丟的垃圾、道路建設的開發等,導致筏子溪難以回到過往的面貌。其實不只是筏子溪,台灣很多的河川也面臨同樣的命運,從原本最美的樣子變成最卑微的面貌,在都市發展和經濟利益的考量下,人們忘了站在河川的角度去看待她們,許多河川最後都成了水溝。眼看台灣河川周圍的土地不斷開發,天然的河道空間逐漸被水泥覆蓋,在這之間便犧牲了很多豐富的生態,有沒有可能我們稍退一步,把溪流河川留給大自然自己去經營呢?

讓溪流進入我們的生活文化圈 其實我們可以和自然一起生活。(荒野提供)

搭車回家的路上再次經過筏子溪,我們又成了旁觀者,想像著又會有廢棄物進到流域內,便暗自心想一定要再繼續參加淨溪。副分會長螃蟹說:「我們其實沒有對河川做什麼。相較於溪流在地球上千年、萬年的時間,我們淨溪個一年、兩年,甚至十年都算不上什麼,我們也只是多和她相處而已。」因為相處,我們更能理解、尊重她,將她還給自然,慢慢找回河川原本的尊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