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野生動物保護區,陸蟹的高美失地

我們的野生動物保護區,陸蟹的高美失地

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九月 13 日

文、插畫 | 黃鈺純   

受訪者 | 台灣野鳥協會

圖 | 台灣野鳥協會、蔡鴻洲 提供

日期 | 2020年10月(溫度60期)

日落時分的高美濕地,瀰漫著海邊獨有的腥鹹氣味;紅橘光芒傾灑下來,照映在遊旅客臉上,模糊了面部輪廓,卻使人們喜悅心情具像化了起來,彷彿夕陽承載他們這一日的喜怒哀樂。但在我們欣賞美景的同時,我們未曾發現腳下有著另外一群生命,正履行著大自然賦予它們的義務——繁衍後代。

陸蟹闖天關

陸蟹,是指在陸地上生活能維持一定活力的螃蟹,每年農曆五到八月(約國曆六到十月)是牠們繁殖的季節,每當大潮來臨時,成群的母蟹抱著幾千顆甚至幾萬顆的卵,展開一場生死未卜的冒險之旅。或許是因為天生視力微弱,陸蟹靠著震動來感知外界的變化,卻總是知道潮汐的變化和海的方向。他們抱著卵,穿過農田、柏油路和堤防,就像人類女性在懷孕之時所需承受的不適與壓力,母蟹除了身上所負擔的重量,更要面臨環境的考驗。

陸蟹在前往濕地釋卵的途中,可能被強烈的高溫曬乾,無法及時補充水分而脫水死亡,甚至還會受到外來種——黃瘋蟻的強勢攻擊,只要被蟻酸噴濺到眼睛就會失明,蟻酸還會透過關節膜滲透進體內,使陸蟹失去行動力,逐漸衰弱而亡,成為黃瘋蟻口中的大餐。

除了大自然天敵的迫害之外,路殺比例也逐年增加,不論是堤防的建立或是高美濕地的遊客增加,都會提高陸蟹過馬路的難度。尤其中秋節前後,正逢暑假出遊的旺季,車流量增大,短短的兩公里對陸蟹來說,生死在轉眼間就擦身而過。

許多陸蟹躲不過高速的車輪,成為柏油路上一塊一塊的蟹餅

水桶計程車

夜幕降臨時,人潮逐漸散去,陸蟹媽媽們也探出頭來,準備面對接下來的繁衍之路。儘管前方危險重重,她們仍是懷揣著繁衍重任,義無反顧地邁出步伐。

她們不知道的是,有一群由台灣野鳥協會成員和東海大學師生,結合在地居民所組成的志工團隊,在背後默默守護她們。大家手持著手電筒在黑夜中找尋著抱卵陸蟹的蹤影,在測量背甲寬做記錄後,便小心翼翼地將她們放到水桶之中,將她們帶到目的地釋卵,彷彿像在乘坐計程車,既安全又快速。

由志工團駕駛的水桶計程車幫忙送陸蟹一程

即便志工們再怎麼努力幫助陸蟹們繁衍,但仍無法敵過來往汽機車的速度,馬路上還是能看的到剛新鮮出爐的「蟹餅」。一個晚上,還是有幾十隻陸蟹媽媽喪命於車輪之下,對於本就繁衍困難的陸蟹族群來說,這樣的狀況是令人心痛的。

生育之路 蟹蟹有你 

研究團隊的護蟹行動從2016年開始,他們甚至發現,陸蟹的抱卵繁殖有年輕化的趨勢,原本應該長到3.5公分大才開始抱卵的陸蟹,竟然在還不足1公分大小的時候就開始抱卵了,就像是為了抵抗生存壓力,提早背負起繁衍責任一樣。

經過長年的研究觀察,他們找出路蟹經常行走的熱點路段,架設起阻隔和防護作用的護蟹廊道,引導陸蟹經由涵洞通過馬路,減少被路殺的機會。另一方面,他們發現許多海岸堤防的坡面過於陡峭,而且光滑的水泥面十分不利陸蟹攀爬,陸蟹媽媽就像是懷孕在攀岩一樣艱難,所以在平滑的坡面上覆蓋麻布,降低陸蟹攀越的困難。

陸蟹失樂園

作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的高美濕地,因風景宜人而逐漸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,周遭也因商機而開始有許多商家進駐。正因如此,周遭原本屬於陸蟹棲息地的農田也被填平,作為停車場及商家的使用。這讓人不禁疑問,身為保護區的高美濕地,這樣的開發是不是逐漸遠離當初設置的初衷呢?

我想,如何在經濟發展和自然生態中取得平衡,或許是我們人類一直需要學習的課題。

陸蟹:因陸蟹體積小,水分容易蒸發,多半棲息在海岸、溪流附近。母蟹通常會在農曆十五的月圓前後集體移動至海中釋卵,等到釋放完孵化的幼蟹,才再回到陸上的棲地。在高美濕地常見的陸蟹有紅螯螳臂蟹、無齒螳臂蟹、隆背張口蟹、台灣厚蟹和凶狠圓軸蟹幾種。
墾丁封路護蟹: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每年配交通部實施封路護蟹,在每年夏秋三天月圓晚上實施交通管制,於台26線香蕉灣至砂島路段約2公里進行交通管制,縮減車道,並控制出入車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