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人都是一顆新星:豐原的烏克麗麗樂團

每個人都是一顆新星:豐原的烏克麗麗樂團

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九月 13 日

文、圖 | 傅彥儒

日期 | 2020年6月(溫度58期)

記得十幾年前,當台灣雙薪家庭超過半數以後,就常常會看到學童假日活動場所的相關調查報導。安親班、才藝班、補習班,曾經是許多人的答案,而這幾年待在家的人變多了,也許是手機、平板也成為選項了。也有一些教育人士提出「遊童」現象,指的是不待在家,也沒有去到特定場所的學生,形容得好像某種社會問題似的,不過究竟待在哪裡比較理想,我想也很難定論。而在豐原,有一群孩子有一個固定選項,每到禮拜六就會聚在一起,早上一起看書、閱讀,下午就窩在團練室一起練烏克麗麗,他們都是台中市親子閱讀協會照顧的孩子。

以新為名的樂團

週六下午走進團練室,看到孩子各自跟年齡相近的朋友圍坐成一圈,大家在同樣的節拍上一起刷著琴弦練習,各小組間還有社工和志工陪孩子一起練習,等到要團練歌曲的時候,大家就會自動面朝老師,整齊劃一地一起彈唱。除了烏克麗麗,有人抱著吉他,還有人坐在木箱鼓上打節拍,輕快的歌聲流盪,不自覺地就融入其中跟著唱了起來。

如果沒有特別說明,大概很難發現,他們都是我們口中的新二代,雙親中有一個人來自其他國家。因為這個身分,他們從小就接觸到另一種文化和語言,對於部分人而言,能擁有另一種特質是幸運的,他可以大方地展露另一種語言和異國的飲食和文化知識,但也有一些孩子因為這個身分,需要背負的比別人更多一點。大家把樂團取名為「新星樂團」,團名裡藏著新二代的身分,也代表每個人都是一顆閃耀的新星,未來會在夜空裡綻放光芒。

長大了,還是屬於這裡

其實稱呼他們「孩子」有點彆扭,因為有的學員剛上小學,但有的正值青春年華,已經在讀高中了,而且參加熱音社,還是繼續彈琴唱歌。他們從小就在這裡練琴,不只學得一手好琴藝,也跟這裡有了深刻的感情,幾年過去了,還是會固定來練習,回頭教年紀小的弟弟、妹妹,一個帶著一個,大家很快就學會了。純熟後,吉他、木箱鼓也帶進來了,還好帶班的老師也是樣樣精通,大家能玩音樂的方式更多了,音樂也越來越厚實有層次。對他們來說每個週末聚在一起看書、練琴,已經是最開心,也最習慣的事情了。

自己先相信,才能讓別人也相信

協會經營地方的閱讀社群已經十幾年了,有些人一開始是以學員的身分來參加,到現在已經轉換了身分,用家長的身分來參加了。協會理事長謝凉非常重視閱讀,也把紙上的閱讀發展成觀影、才藝、參訪等很多種不同類型,從各方面培養孩子的興趣。六年前決定要開烏克麗麗班,也是克服了重重難關,雖然孩子都很期待,但是大家都沒有樂器,也不能讓家庭各自負擔。她先設法籌措開班的經費,又找到補給站樂器行贊助三十把烏克麗麗,讓孩子人人都有琴可以練,才順利開班。

起初一群不諳樂理的孩子生硬地挑挑彈彈,到現在人人都有一雙音感敏銳的耳朵,從音樂中找到成就感,無形中改變了自己,也改變了家人。一開始沒有成果,很難說服別人,連自己也會自我懷疑,經過不斷嘗試一直到現在,才能讓孩子和家人都對這項成果感到驕傲,這也是謝凉一直陪著這些孩子成長所發現的,透過學習獲得的信心和成就感,是最重要,也最無可取代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