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城市間的遊牧族 ─ 阿福與她的懶獸們

在城市間的遊牧族 ─ 阿福與她的懶獸們

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九月 16 日

文 | 羅宇揚、鄭鴻碩  
圖 | 阿福 提供
日期 | 2021年4月

當多數人在討論應該買房子還是租房子的時候,有一群人另闢了全新的蹊徑,徹底打破我們對於居住方式的想像。他們像是遊牧民族般,漂流在城市之間,在自己的住所之外,找到了第二個、第三個家。公仔創作家阿福就是這樣,和家人住在桃園,卻有大半的時間遊居在外。因為喜歡台中和台南,一年之中有大半的時間旅居在這兩地的青年旅館,每趟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。

在大廳和旅客大喝啤酒,創造出台中血統的啤啤獸。

台中就是,一切組成都剛剛好

「台北很繁榮,什麼東西都有;台南很甜,不只是吃的甜,人情味也很甜,連空氣都是甜的;台中就是這一切的平均值,所有組成都剛剛好。」阿福這樣形容台中,喜歡台中剛剛好的步調,還有藏在巷子裡的小店,把大半的時間都留在台中。在台中的時候,阿福都住在公益路上的漂鳥青年旅館,在這裡可以滿足他在城市的探索感,還可以同時保有自己的空間。因為大廳很寬敞、房間很舒服,還有屋頂天台可以放鬆聊天到深夜,所以每次來台中就直奔這裡,就好像回家一樣,後來甚至辦了創作展,把懶獸藏在旅館各個地方。

看起來很像是到處玩耍,其實還是有認真工作。每次出來遊牧,阿福都會自己排定好工作的時間,待在青年旅館的時候會窩在房間做專案,或者坐在大廳嘗試創作。如果感覺不太對,就帶著工具在城市裡探索,大街小巷漫無目的地亂走,遇到中意的咖啡廳、風格小店就會停下來,把每天訂好的工時完成。走走停停,一邊創作,一隻隻的小懶獸也就這樣誕生了。

把難受變得很可愛

專職公仔創作之前,阿福在學校擔任創客教學的老師,雖然也很喜歡和孩子、老師們相處,卻也總會想著,校園的生活是不是自己一生的嚮往,安穩的生活就在面對家人的疾病時出現了變化。一年半前阿嬤開始臥病在床,加上父親遇上思覺失調的難題,使她非常消沉,開始大量繪圖創作。她畫出一隻一隻怪獸,看起來張牙舞爪卻又無比可愛,這樣的形象一有部分來自爸爸的樣子,因為爸爸身心疾病發作時就像怪獸一樣,但她也深知爸爸仍然和以前一樣可愛,一樣愛她,只是有時候比較難受,會變成怪獸。因為這份「難受」,她把小怪獸稱為「懶獸」,把每個難受的時候變得很可愛。

阿福創作的懶獸「不露」,看起來很blue

每隻懶獸都有自己的名字和故事,阿福在創作的時候會觀察周遭的朋友,把他們身上的特質變成怪獸的一部分,如果在外地就會觀察這些城市裡的人怎麼生活。待在青年旅館很有地利之便,來來往往的旅人彼此在大廳、房間相遇,頻率對上的話就能聊起來。

不管長成什麼樣子 都是一隻好怪獸

「五個眼睛六隻腳,多奇怪都可以!」在社會中有很多既定的框架,學生應該那樣,老師應該這樣,女生應該這樣,三十歲應該那樣。阿福覺得每個人都是一種怪獸,都很特別,長成什麼樣子都可以,沒有什麼應不應該,自己選擇吃什麼、做什麼、喜歡什麼,其實就是我們生活風格的呈現。像她這樣生活風格的少數方,就連我都忍不住說她是一個怪怪的女生,不過阿福都看得很開:「我沒辦法讓每個人都喜歡我,我只要在乎喜歡我的人就好了啊!」只要樂於成為自己那隻怪獸,就很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