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中相遇:與基督徒談論同志的故事

愛中相遇:與基督徒談論同志的故事

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九月 13 日

文 | 鄧欣悅  
受訪者 | 庚璟、小樂
插畫 | 黃鈺純
日期 | 2020年8月(溫度59期)

「我們不是不愛同志族群,但真理就是真理……」可能有許多基督徒和我一樣,近幾年由於婚姻平權的議題,被身邊朋友詢問是否支持。有時自己也覺得很矛盾,如果同性戀是不合神心意,為何神要創造同性戀?一直以來,也不曾接觸過同志基督徒,甚至覺得這兩者之間是有衝突的,直到聽了獨立記者劉致昕的演講,他說道:「可不可以不要只在自己的世界,去謾罵一些你根本不了解的人。」促使我想要訪問同志基督徒,我詢問的兩個個案中,他們的生命經歷很不一樣,其中一個現在和異性結婚,另一個正為婚姻平權努力。

Q1.同志與基督徒身分是否有衝突?

庚璟:我認為跟隨神和同志身分是有衝突的,抉擇的過程十分掙扎。受洗成為基督徒後,我找盡各種同志神學書,希望同時是同志,又是上帝的孩子,但發現縱使真的有,還是覺得沒有被說服,也不能撇除聖經裡講同性戀的經文。

小樂:我認為聖經要看歷史的脈絡,不能只按照字面上去解讀,十誡裡面沒有明確寫到不可以是同性戀,聖經也沒有寫到不可以是同志,而且我們現在看的聖經是中文版,也是別人寫的東西,這中間也都會有翻譯上的問題,意思會有落差。

 過去自己也曾經想排除自己不完美的地方,也曾在聖經中尋找答案,其中馬太福音第十三章帶給我很多想法:

 僕人都前來問家主:「主人,你不是把好的種子撒在田裡嗎?那些稗子是從哪裡來的呢?」
他回答:「這是仇敵所作的。」僕人問他:「你要我們去拔掉它嗎?」
他說:「不用,因為拔稗子的時候,恐怕也把麥子連根拔出來。」

Q2.做出選擇後的生活?

庚璟:我太太是我大學時很好的朋友,畢業後有次回學校找她,我跟她分享信仰的事,後來她也感覺到現在的我跟過去有所不同。剛開始交往時,並沒有像一般情侶那麼甜蜜,我的過去一直是我們的問題,但上帝一直在我們交往到結婚的過程中改變我們,我不但重新認識我自己也和家人修復關係。

小樂:我原先有段時間不敢去教會,後來去了一間友善同志的教會,彼此的連結性很強,如果弟兄姊妹遇到什麼困難,我們也會互相幫助和代禱。現在和我男朋友一起租房子,跟兩個室友和四隻貓住在一起,對我來說,我們就是一家人。

Q3.如何看待同性婚姻?

庚璟:如果要談婚姻平權,我想撇開信仰先談婚姻是什麼。我覺得男男或是女女在一起,他們的關係容易遇上困難。例如:騎驢找馬,一直要去找一個更好的人。從我自己的那段經驗,和同志的交往沒有讓我滿足,兩人關係是有極限的。

 小樂:很多反對同婚的人對同志的刻板印象就是淫亂、雜交、亂倫,但同志想要結婚就是想要一對一的關係,想要將這段關係穩定下來,既然如此為什麼又不讓我們結婚?有些人覺得同志交往關係不穩定是因為社會給他們的壓力,因為擔心別人的異樣眼光。我認為不穩定的關係和生命歷程也有關聯,在自我探索的時,沒辦法跟任何人訴說同志身分,沒有典範可以學習,很多同志朋友其實是不知道穩定的關係要如何經營。

另外,原生家庭和支持系統是很關鍵的因素。跟家庭的連結性越高,出櫃時和家人關係破滅程度會比較小,那段時間建議和家人有一個好的關係,給家人一點時間去理解這件事,當父母得知道這個消息,知道怎麼陪伴是很重要的。

同為神的兒女,我想說……

當基督徒想要將自己的信仰價值分享給同志朋友時,首先不能製造不舒服的感覺,因為上帝是渴望每一個人都可以認識基督信仰的,這份信仰從來就不是要傷害人,是為了愛,為了弱勢群體而存在的。基督徒可以因為自己的信仰而反對,但不要隨意去攻擊別人,因為這也不是神所喜悅的。

過去聽到許多基督徒說:「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。」、「同性結合違反起初神創造自然男與女的生理構造。」等等,但其實這些經文也與當時的歷史脈絡有關係,並不一定適用於現代的情況,即便神不喜悅同性戀的關係,那也該是同志與上帝之間的關係,不應該由一個異性戀者去評判他們的身分與自我認同。我想基督徒可以做的是讓同志朋友知道神的家是為他們敞開的,不用去背負那些世俗的異樣眼光,因為有神的愛包圍,就不會孤單與畏懼。

我們愛,因為神先愛我們。(約翰壹書4:19)

(本文作者為基督徒,透過訪談具有同志相關生命經驗的教友,嘗試以信仰的觀點探討同志議題)